荔枝直播app

  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?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侯希白愣了愣,不知风萧萧为何不关心天下有数的圣门高手“天君”席应,反而追问这件曾轰动一时,广为人知的联姻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qu 】

他摇着头解释道:“宋缺有四子两女,两女一名玉华、一名玉致,均有闭月羞花的容貌,大女儿宋玉华于前些年下嫁给解晖的儿子解文龙,宋解两家的婚姻充满了政治交易的味道,代表两大势力的结盟,当时便使杨广不敢对他们轻举妄动。”

看侯希白说着说着,便痛心疾首的模样,明显正为宋玉华感到不值和惋惜。

风萧萧却无暇对这位多情公子的多情而感到好笑,神情微僵,眼芒幽闪。

一直守在门旁的风雪不知何时贴到他的身边,向侯希白问道:“独尊堡一直鼎力支持宋阀?”

她清脆的语音,伴着一股清如幽兰般的甜香袭来。

侯希白如聆天音,俊脸上浮现出如沐春风的梦幻表情,似陷迷美梦境,不过他旋即回神,生出不敢冒渎之心,低下头道:“是,姑娘……姑娘的声音真如仙乐般好听啊……”

不怕死到他这种程度,连风雪都不禁感到好笑,而且总算是被人夸赞,还当着风萧萧的面,风雪总算是没有继续板着俏脸,又问道:“独尊堡很有势力么?”

侯希白柔声道:“独尊堡乃四姓门阀外最有地位的家族,解晖在巴蜀更是举足轻重。当初隋政解体,便是由他一力促成的独尊堡、川帮和巴盟的三帮结盟,共同决定保留原有旧隋遗下来的官员和政体,改蜀郡为益州,以示新旧之别,由三大势力为新政撑腰,不称王不称霸,等待明主的出现。”

瞧他的模样,比面对风萧萧时,居然更是毕恭毕敬许多。

风雪却没在意他的态度,望风萧萧轻瞟一眼,不作声了。

她明白风萧萧在想什么,从侯希白口中得到的消息,足能引出一件让风萧萧大失常态的事,那便是师妃暄入川的真正目的。

风萧萧原以为师妃暄不去调和宋阀和李阀的关系,而选择入巴蜀,是为了阻止他和石之轩搭上关系,现今想来,这只是师妃暄的目的之一,或许还有更重要的目的,那便是说服独尊堡转而支持李阀。

瞒天过海后,釜底抽薪!

或许师妃暄从一开黄漫软件始就是虚晃一枪,她根本没打算先入岭南,而一早就打算先来巴蜀,她正希望风萧萧相信她定要去岭南调和李阀、宋阀之间的矛盾,而忽略她真正的目的。

后来她之所以在栈道若隐若现,或许也正是希望诱导风萧萧做出她担心邪王邪帝将会联手的判断,而忽略她其实就是想入四川,如此这般,将导致风萧萧往后就算在成都遇上她,也不会起疑。

典型的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。

风萧萧果然一直都被迷惑,他认为自己在南方布下的乃珍珑之局,坚信师妃暄任凭口灿莲花,也绝不可能调解李阀和宋阀之间不可缓解的矛盾,所以一直听之任之,从不干涉师妃暄的行程与行为。

师妃暄绝不可能不担心风萧萧与石之轩联手,不过只要她能成功说服独尊堡改弦易辙,脱离宋阀的联盟,转投李阀,将会对宋阀想要争霸天下的远大目标,造成严重的挫败。

富饶且易守难攻的四川紧贴着岭南,有这肘腋之侧的致命威胁,宋阀想要渡过长江往北攻伐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,分分钟就会被人彻底断后,攻入腹地……

李阀只要能拥有四川,就等若捆住了宋阀的大半边身子,有力难施,最后的胜负不问可知,到时无论风萧萧和石之轩纵天纵之才,无论如何施策,在大势面前,也同样无力回天。

风雪见风萧萧神情凝重,不由担心的拿身子偎贴他的肩膀。

肩触香软,使风萧萧回过神来,转瞬间他已重展从容,微笑道:“有趣,厉害,真令人叹而拜服。”

在他看来已毫无还手之力,只能在无力挣扎中慢慢被他征服的身心师妃暄,居然异军突起,藏了这么巧妙至巅峰的一手,除了感叹他的师仙子果然智慧无铸外,更令他兴致大起。

征服一个寻常的女人有什么意思?谁来都行。只有征服这位无论从哪方面来看,都属当世最顶尖的女子,方才能体现出他的能耐,不是么?

侯希白居然完美没注意到风萧萧短暂的失态,整个人仿佛正被仙酿氤氲而生的云雾所紧紧包裹,深深醉酒般的呆望着风雪因担忧而凝现出如惊鸿一般的动人神情。

他居然接着风萧萧的话,痴痴的道:“转眄流精,光润玉颜。含辞未吐,气若幽兰。华容婀娜,令我忘餐……如此倾国倾城之色,果然令人拜服。”

风萧萧拿眼睨他,上下一阵打量,顿时又好气又好笑,心里有些吃醋,却又有些莫名的得意。

风雪颊生霞云,有些害羞的缩到风萧萧的身后。

依她的脾性,侯希白这会儿该已经死得透了,不过她听侯希白将她形容的如此之美,一颗芳心立刻期盼的系在了风萧萧的身上,而风萧萧的反应,令她又羞又喜,也就忘了顺手弄死敢这么直勾勾瞧她的侯希白。

被阻隔视线的侯希白居然还没有回神,更不知自己差点没命,双眼无焦的凝视在原处,仿佛风雪羞怯动人的模样还未曾在他眼中消散。

风萧萧干咳一声,拳头在桌面上“咚咚”锤了两下,道:“独尊堡的事先放一边,你有石青璇小姐的消息么?”

侯希白像从美梦中惊醒过来般,“啊”了一声,摇头道:“不知……”

他顿了顿,神情倏然变得十分严肃,警惕的问道:“邪帝为何打听青璇小姐的下落?”

风萧萧见他居然露出一种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的壮烈模样,不由失笑道:“你莫非以为我会对石青璇不利么?”

侯希白捏紧折扇,沉默不语。

风萧萧既没逼他,也没说破自己此来巴蜀的目的,起身道:“算算时间,尚大家该要出场献舞了,你难道不想带我去赏析一番么?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

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