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破解短视频VIP的软件

  

方生有些欢喜的说道:“不必多礼,原来是华山的风道友。”,然后介绍道:“这位是昆仑派的谭迪人谭少侠,另外三个都是我师侄。这僧人法名觉月,这是辛国梁师侄,这是易国梓师侄。”

“诸位有礼了。”,风萧萧笑着拱手说道:“在下只是做道士打扮,其实并未出家。大师叫我一声小子即可。”

方生点了点头,急切的问道:“风施主,老衲听说风清扬风前辈,已于前些时日回到华山,不知消息是否属实?”

“确实如此,我这次也是奉了师叔的命令前去求见贵寺方证大师。”

“老衲当年曾受过风前辈的大恩,如今得知他仍在人世,真是喜难自禁。”,方生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,说道:“施主既然奉了风前辈的命令,老衲这就随施主一同返回少林。”

风萧萧暗叹道:“方生刚才双目扫过树丛,显然已发现有人躲进了那里,可一听风清扬的名号,就连提都不提此事了。看来风师叔对他的恩情不小啊!”

一直没开口的谭迪人却突然指着蓝凤凰质问道:“方才鬼鬼祟祟的躲在草屋中的便是你吧?你们华山派难道和邪魔外道勾结到一起去了吗?”

“这位是五仙教蓝教主,她日前无故对我下毒,却被我制服,如今正要将她带回华山关押起来,以免她再出去害人。”,风萧萧心下暗叫不好,这个谭迪人分明不安好心。

“果真如此?”,谭迪人疑惑的打量了一下,质问道:“看她像是并未受到禁制,你不怕她跑了吗?”,语气颇为不客气,显然是不相信风萧萧说的话。

令狐冲和曲非烟都朝他怒目而视,觉得此人可恶之至。

风萧萧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有风某在,她绝对无法逃走。”

谭迪人眼珠一转,说道:“近日闻得有一大群邪魔外道在五霸岗上聚会,我和辛兄、易兄前去查探,却发现岗上一片狼藉,那些人全都不见踪影,只有一人在草屋中弹琴。我们觉得此人形迹可疑,便上前查问,哪知她百般推脱,不肯相见……”,然后一指令狐冲说道:“更是支使他出手阻拦我们。我看你们现下都未携带瑶琴,莫不是你们将那人给藏匿起来了吧?如此鬼鬼祟祟的行径,那女子多半不是好人,而你们为何又包庇与她?”

风萧萧心下怒极,此人分明是不忿令狐冲打了他,想要施以报复,还要将整个华山派都拖上。如果他在江湖上大肆宣扬,无论是勾结邪魔外道,还是私藏妖女,华山派的名声可就全毁了。

但此事却是棘手之极,任盈盈确是魔教中人,身份又极高,如今就躲在旁边树丛里。这个谭迪人不知晓,但方生武功甚高,却是早已发觉。之前故作不知是看在风清扬的面子上。但如果谭迪人将此事宣扬出去,一旦有人问起,方生身为出家人,不打诳语,当然也不会否认。更何况辛国梁、易国梓两人也是心胸狭窄之辈,说不定还会添油加醋。如此一来,有少林门人和少林高僧作证,华山派就真的百口莫辩了。

风萧萧心思电转,琢磨如何了结此事,还不能落人口实。

令狐冲听谭迪人出言辱及任盈盈,不由怒道:“你是名门弟子,怎地出言无礼?婆婆她老人家就是不愿见你,免得生气。”

此话一出,风萧萧就暗叫“糟糕!”,心中苦笑不已,令狐冲果然是个搅局的高手,他如此一说,不是不打自招了吗。

果然,谭迪人奸笑道:“如此说来确有此人了?”

曲非烟也恼恨谭迪人对师傅如此不客气,而且以她的脾气,应该早就发作上前教训此人了。但她是知道任盈盈身份的,晓得此时不能乱说,否则事情就难办了,所以一直都只是怒目而视,但却不言不语。

令狐冲的聪慧原不下于她,可是他是真的以为任盈盈是前辈高人,又对她尊敬异常,所以听得谭迪人如此污蔑她,这才出言呵斥。可如今谭迪人一声反问,顿时把风萧萧逼得进退两难。

蓝凤凰笑盈盈的看着在场众人的各自表情,甚觉有趣。看见风萧萧吃瘪,更是心中欢喜不已。她虽也担心任盈盈的安危,但相信以风萧萧对曲非烟的宠爱,只要曲非烟开口求他,他最终还是会救任盈盈的。而且以他的武功,要将对方全部灭口也不再话下。对风萧萧的高强武功和心狠手黑,蓝凤凰可是深有体会的。

但风萧萧又怎会是滥杀之人,更何况现下有求与少林派,天下无不透风之墙,他是绝不会下此毒手的。

风萧萧心中狠狠给谭迪人和昆仑派记了一笔,口中说道:“确有此人,只不过她自称受人追杀,又是一女流之辈,希望我们庇护于她。我辈身为侠义中人,即见得此事,自不会袖手旁观。我虽也怀疑此女身份,但也怕她真是无辜之人,所以我已言明此行是前去少林寺。少林之中高人甚多,如果她是邪魔外道之流,必定逃不过少林高僧的神目,见她答应后,我这才应承了下来。”

谭迪人闻言一愣,本以为抓住了风萧萧的痛脚,想要好好报复一番,却没想到此人推的一干二净,现在就算那个女人真有不妥,也无法再拿此说事了。想到这里,他恨恨的喝问道:“那你就没有仔细盘问一下她的来历吗?”

风萧萧一耸肩,说道:“我甚少在江湖中行走,就算她说了来历出身,我也不识得真假。如果她真是邪魔外道,一般的询问又如何能听到真话。但我身为正道中人,却是决计做不出威逼女流之辈这种事的。”

蓝凤凰闻言就是一呆,暗中大骂风萧萧无耻至极,自己难道不是女流之辈?为何却被他威逼的如此之惨?想到那日的滋味,她现下都有些腿软,一双大眼睛狠狠的盯着风萧萧的脸,像是想要揭开看看他的脸皮到底有多厚。

辛国梁、易国栋闻言却都是面色微红,显是想到方才之事,感到有些羞愧。

谭迪人恼羞成怒,嚷道:“那个妖人如今在何处,你叫她快点出来,看我今日定要降妖除魔。”,他见再难说风萧萧勾结邪魔外道,就干脆一口咬定那女人就是妖女。落落风萧萧的面子也好,起码也要给他套上一个识人不明的名声。

风萧萧微微扬头,轻蔑的扫了一眼,冷哼一声,将自己的不屑表现的淋漓尽致。心里却在暗叹,如今也只有损害自己的形象,将水搅混了。否则此事如何能善了,无论是看在曲非烟,还是令狐冲的面子上,都不能将任盈盈交出去了。

谭迪人勃然大怒,手紧紧握住剑柄,就要拔剑,但想起令狐冲的武功,又松开了手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如今有少林的方生大师在此,你快让那妖人出来受死。”

风萧萧小眼精光大放,死死盯住谭迪人,狠声道:“我本就想将此女送到少林寺,让少林神僧来辨认此人是正是邪,但你却在这咄咄逼人。要是我现在将她交了出来,岂不是显得怕了你这厮。哼,我如今改主意了……令狐冲,你把那女人快给我送走,我到要看看这个姓谭的有没有种追上去,还降妖除魔,我呸……”,又朝方生拱手说道:“方生大师,小子我年轻气盛,实是见不得这姓谭的在此狂吠,还请看在风师叔的面子上不要拦着我教训他。”

令狐冲显然也已发现情况不对,风师叔绝不是浅薄之人,更不会如此沉不住气。现在却一副少年轻狂,受不得气的模样,想来定是有原因,他立刻转身向树丛中掠去,叫道:“婆婆,快跟我走吧!”

树丛里不停的“簌簌”作响,显然两人正在快速远去。

“你竟敢放跑她,还敢说你们华山派和邪魔外道没有勾结?”,谭迪人有心想追,但却没这胆子,连忙转身嚷道:“方生大师,你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妖人走了?”

方生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我身为出家人,怎能强要拜见人家的长辈女眷?再者,我们如今并不知道此人的身份,谭少侠就认定她是妖人,却是大为不妥。”

风萧萧心道:“风清扬的面子果然够大,竟能让方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生生的放任盈盈离开了。现在她一走,任这谭迪人在江湖上说破嘴皮子,也没有人证了,就算将来任盈盈的身份暴露,也可以辩称自己年轻气盛,受不得激,最多让自己的声名受损,却不会扯上华山派了。”,当下冷笑一声:“来,来,姓谭的,过来和我比上一场,看看你有何资格在我面前嚣张!”

方生忙道:“风施主,万万不可,此事确是误会,请看着老衲的面子上就此作罢吧!”

“他这是存心抹黑我华山派的名声,用心歹毒至极!”,风萧萧狠狠的瞪了谭迪人几眼,但心知今日有方生在此,定是不能拿此人如何了,于是话锋一转,说道:“但是既然未让他得逞,方生大师又如此说,这次便算了。姓谭的,以后记住莫再做这些黑心的勾当,否则我肯饶你,我的剑却饶你不得。”

方生见他得了便宜还卖乖,不由得哭笑不得,只好合十念道:“阿弥陀佛!善哉!善哉!”

谭迪人气的浑身不住的抖动,呆立了半晌,忽然拱手道:“方生大师,在下还有要事在身,就此告辞!”,说完,转身就走,对于辛国梁和易国梓的挽留,却是头也未回,他是再也没脸留在此处了。

风萧萧却大声说道:“小非非,你可要记住了,一定要练好武功,否则将来被人欺负了,又打不过91com视频人家,可就丢人丢到家了。”

那谭迪人闻言一顿,然后走得却是更快了。

曲非烟娇喊道:“是,师傅,我一定谨记在心。不过我就算打不过人家,也不会灰溜溜的就跑了,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!”

此时的谭迪人却是已经跑得没影了。

风萧萧笑道:“你只是个小姑娘,又有什么男子气概了。你要是打不过,就赶快跑来找师傅,师傅定将那人摆出十八个花样来为你报仇。”

曲非烟红着脸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感觉心里甜甜的,脸颊微红的垂着头,却不再说话了。

(不好意思啊,我才发现呢,本书得到了打赏。感谢“生命的惊叹”、“残碑小筑”、“叶子波涛”三位书友打赏!非常感谢!!!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

Share